[原文另见:Der Großmeister des eleganten Popsongs]

典雅流行曲大师

当富有冷幽默的歌曲混合了Neil的微妙敏感后,你会发现他不仅仅是英国乐队The Divine Comedy中的Neil Hannon,还能体会得到他是一个典雅流行歌曲的大师。

Lukas Luger,2012年10月19日
来源:http://www.nachrichten.at/nachrichten/kultur/art16,990798

10月31日,这位北爱尔兰人将在上奥地利新闻报于林茨举办的“Ahoi Pop”音乐节上展现极有魅力的舞台表演。

OÖN:难以置信,你这次在Ahoi Pop音乐节的演出根本就是The Divine Comedy在奥地利的第一次公开表演。为什么花了这么长的时间?
Neil Hannon:我也不能相信,当我的经纪人跟我说:“嘿,这是你首次在奥地利表演吗?”我说:“不知道啊,我付薪水给你,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事。”(笑)事实上,我肯定自己来过这里表演。

OÖN:毕竟你1998年的专辑《Fin de Siecle》的封面照就在维也纳的卡尔•马克思大院前拍的。
Neil Hannon:就是!那次的外拍好极了。啊,就是这建筑!Kevin Westenberg这位摄影师真是毫不留情。他甚至把我拉进维也纳市郊一个可怕的疯人院,仅仅为了拍一些照片。

OÖN:你在林茨演出的那天刚好是万圣夜,有什么特别计划吗?
Neil Hannon:天啊!我女儿对万圣夜的喜爱简直达到狂热级,对它的热爱程度远高于圣诞节。但与此同时,我搞不懂这种傻傻的节庆有什么用。不过我正想为这次林茨的演出弄点特别的玩意,要来点很血腥的,相当于The Divine Comedy版的《辛普森一家》万圣节特辑。

OÖN:你的个人巡演已持续了好几年,舞台上只有钢琴陪伴你,感觉孤单吗?
Neil Hannon:自由自在但又令人恐惧。可以肯定的是,与观众的互动变得简单直接。演出是发自内心的,不受任何束缚。唯一的问题就是,歌迷现在要忍受我差劲的时间安排,还有我那份没把握的演出歌单。而这种巡演的负面问题是什么呢?在演出过后,没有人跟你到市区里大喝一杯。所以我就去睡觉了。还好吧,我都42岁了,我也需要个美容觉啊。

OÖN:四月时,你正庆祝自己的首部歌剧《塞瓦斯托波尔(Sevastopol)》在伦敦首演。这是不寻常的一步。
Neil Hannon:伦敦歌剧院有一个新歌剧系列,是让歌剧领域以外的创作人尝试写部歌剧,而我就是其中一个。我写的那部就是基于托尔斯泰笔下的亲身参与克里米亚战争的成长历程。有一天,我坐着看这部歌剧的带妆彩排,想着:“年龄不是个东西”(笑)。我是这样一个人,不为流行曲的传统模式所束缚。有时你要知道,什么该这样做,而什么该那样做。我写得出好的流行歌曲,此外仅余沉默而已。

OÖN:是时候弄一张The Divine Comedy的新专辑不?
Neil Hannon:我是个父亲,在家里很难腾出时间坐在钢琴前面。还有,我的狗狗们总是把家里搞得噼啪乱响。别担心,一张新唱片即将到来。

OÖN:你早已创办了自己的独立厂牌。那你对面临衰退的音乐产业有何反应?
Neil Hannon:我很幸运,拥有一群忠实歌迷。我不需要一个与贪婪银行无异的唱片公司借钱给我录专辑,然后剩下的只要求金曲、热单、洗脑歌,想尽办法向更多的人说教,甚至指桑骂槐。如果你眯着眼看看榜单,在某程度上,会发现自己在受骗被利用。当我看懂了这一切时,如释重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