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报道/采访译文


[原文另见:Der Großmeister des eleganten Popsongs]

典雅流行曲大师

当富有冷幽默的歌曲混合了Neil的微妙敏感后,你会发现他不仅仅是英国乐队The Divine Comedy中的Neil Hannon,还能体会得到他是一个典雅流行歌曲的大师。

Lukas Luger,2012年10月19日
来源:http://www.nachrichten.at/nachrichten/kultur/art16,990798

10月31日,这位北爱尔兰人将在上奥地利新闻报于林茨举办的“Ahoi Pop”音乐节上展现极有魅力的舞台表演。

OÖN:难以置信,你这次在Ahoi Pop音乐节的演出根本就是The Divine Comedy在奥地利的第一次公开表演。为什么花了这么长的时间?
Neil Hannon:我也不能相信,当我的经纪人跟我说:“嘿,这是你首次在奥地利表演吗?”我说:“不知道啊,我付薪水给你,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事。”(笑)事实上,我肯定自己来过这里表演。

OÖN:毕竟你1998年的专辑《Fin de Siecle》的封面照就在维也纳的卡尔•马克思大院前拍的。
Neil Hannon:就是!那次的外拍好极了。啊,就是这建筑!Kevin Westenberg这位摄影师真是毫不留情。他甚至把我拉进维也纳市郊一个可怕的疯人院,仅仅为了拍一些照片。

OÖN:你在林茨演出的那天刚好是万圣夜,有什么特别计划吗?
Neil Hannon:天啊!我女儿对万圣夜的喜爱简直达到狂热级,对它的热爱程度远高于圣诞节。但与此同时,我搞不懂这种傻傻的节庆有什么用。不过我正想为这次林茨的演出弄点特别的玩意,要来点很血腥的,相当于The Divine Comedy版的《辛普森一家》万圣节特辑。

OÖN:你的个人巡演已持续了好几年,舞台上只有钢琴陪伴你,感觉孤单吗?
Neil Hannon:自由自在但又令人恐惧。可以肯定的是,与观众的互动变得简单直接。演出是发自内心的,不受任何束缚。唯一的问题就是,歌迷现在要忍受我差劲的时间安排,还有我那份没把握的演出歌单。而这种巡演的负面问题是什么呢?在演出过后,没有人跟你到市区里大喝一杯。所以我就去睡觉了。还好吧,我都42岁了,我也需要个美容觉啊。

OÖN:四月时,你正庆祝自己的首部歌剧《塞瓦斯托波尔(Sevastopol)》在伦敦首演。这是不寻常的一步。
Neil Hannon:伦敦歌剧院有一个新歌剧系列,是让歌剧领域以外的创作人尝试写部歌剧,而我就是其中一个。我写的那部就是基于托尔斯泰笔下的亲身参与克里米亚战争的成长历程。有一天,我坐着看这部歌剧的带妆彩排,想着:“年龄不是个东西”(笑)。我是这样一个人,不为流行曲的传统模式所束缚。有时你要知道,什么该这样做,而什么该那样做。我写得出好的流行歌曲,此外仅余沉默而已。

OÖN:是时候弄一张The Divine Comedy的新专辑不?
Neil Hannon:我是个父亲,在家里很难腾出时间坐在钢琴前面。还有,我的狗狗们总是把家里搞得噼啪乱响。别担心,一张新唱片即将到来。

OÖN:你早已创办了自己的独立厂牌。那你对面临衰退的音乐产业有何反应?
Neil Hannon:我很幸运,拥有一群忠实歌迷。我不需要一个与贪婪银行无异的唱片公司借钱给我录专辑,然后剩下的只要求金曲、热单、洗脑歌,想尽办法向更多的人说教,甚至指桑骂槐。如果你眯着眼看看榜单,在某程度上,会发现自己在受骗被利用。当我看懂了这一切时,如释重负。

[原文另见:Neil Hannon, The Divine Comedy – Interview vidéo]

Neil Hannon,The Divine Comedy —— 视频采访
2011年6月4日发布
来源:http://www.lecargo.org/spip/neil-hannon-the-divine-comedy/interview-video/article7415.html

满满的行程还没能让他回到温馨的巴黎酒店。不过Neil Hannon,这位The Divine Comedy先生守诺言,带着调皮的微笑和隐藏在优雅西装和褐红衬衫里的瘦小身躯,迎接了我们。17年9张受欢迎的流行专辑过后,The Divine Comedy的交响灵魂从未显得如此从容。现在独自一人掌舵,Neil已经有了自己的厂牌。而他的第十张专辑《Bang Goes The Knighthood》是其中一张他目前为止最引以为豪的。比平时来得更直接,他捉住了最受关注的政策主题,包括讨厌的商人该为全球经济危机负责——《The Complete Banker》。重要的是,在自己的团队作为监管人时,他在豪华的管弦乐编排和省钱的办法中找得到微妙的平衡。

带着惹人喜爱的幽默刻薄感,Neil Hannon同意跟我们透露更多事情。他回想了这张专辑的起源,还有他第一部要在布里斯托尔(Bristol)上演的音乐剧。我们也谈到了他的狗狗,他早餐的麦片粥或者他的汽车保险。最后是回忆起他所成长的地方——当年那阴森的北爱尔兰伦敦德里(Londonderry),揭示他的音乐真正来自何方 …

Vodpod videos no longer available.

采访:Yann Ohnona
摄像:Renaud de Foville 继续阅读

[原文另见:A pint with…The Divine Comedy’s Neil Hannon on bishops, cricket and fights]

A pint with栏目采访:Neil谈及主教、板球和打架

Nick Bradshaw, 2011年2月1日 1:30 pm
来源:http://www.joe.ie/joe-life/a-pint-with/the-divine-comedys-neil-hannon-on-bishops-cricket-and-fights-009260-1

JOE:那么,Neil要点什么吗?
Neil Hannon:
一品脱黑啤酒 [停顿了一下,他想起是谁赞助这个即将到来的演出] 当然是一瓶JD的(JD是指Jack Daniel’s杰克丹尼,一著名美国威士忌品牌)。

JOE:你一直享受着一个漫长而多彩的音乐事业,还有The Divine Comedy的巨大成功,而在做正业的同时你又很喜欢到处合作。是不是这个随意合作和做些异常之事的机会,吸引了你去做这个在Button Factory即将到来的演出?
Neil:
‘Fiddling’是个很恰当的词。我喜欢乱弄,而这正适合我做。我收到很多邀请,不过当我一看到那封给我去Button Factory做点什么的邮件,我立即兴奋起来。我想,‘那是个极妙的主意’,而且他们给钱让你做。

JOE:那主意是怎么样的…
Neil:
你要选你最喜欢的音乐人,表演你最喜爱的专辑。我没看到有什么问题。
我有很多想法,让许多人参与,但我要让他们答应才行。然后我们在三月份有3天彩排的时间,接着就是4月1日的演出。有点让人担心,不过我很期待。 继续阅读

[原文另见:Neil Hannon: ‘I was born old. I was an old man trapped in a young man’s body’]

Neil Hannon:“我天生老成,以前是一个附身在年轻躯体上的老翁”

The Divine Comedy的主唱,同时也是Duckworth Lewis Method合作者之一,有一张新专辑,有一连串的现场演出,以及正处于一段“美好的感情”之中。怪不得他精神焕发。

Emma John
The Observer, 2010年5月23日 星期日
文章来源:http://www.guardian.co.uk/music/2010/may/23/divine-comedy-neil-hannon

Vodpod videos no longer available.
视频来源:Neil Hannon: How I wrote At the Indie Disco

这个月初的一次演出,将近尾声时Neil Hannon正要唱“Alfie”,这是The Divine Comedy对Michael Caine(英国知名影星)在玩弄女性这一电影角色的拼搏闯劲表示致敬。他拿起他的吉他,还戴上了一副医保免费的眼镜。“我看起来像谁?”他问了问观众。“Rolf Harris(澳大利亚当代艺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某人喊道。

这对于一个在今年(2010年)11月才40岁的男人来说有点残酷,但Neil不怕变老。“我天生老成,”这位瘦而结实、留着胡子的北爱尔兰人说道,他就坐在我旁边,穿着一套西装和戴着一顶软毡帽。“我以前是一个附身在年轻躯体上的老翁。我现在是一个附身在中年躯体上的老翁。”他沉思了一会后说:“因此我离这个目标不远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