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Bio/Q&A乐队资料


乐队问答:杂项

——每张专辑的封面分别是在哪拍摄的呢?
1993年专辑《Liberation》,英国伦敦里士满公园(Richmond Park)
1994年专辑《Promenade》,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馆(Musée du Louvre)
1996年专辑《Casanova》,意大利威尼斯
1997年专辑《A Short Album About Love》,美国纽约古根汉姆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外
1998年专辑《Fin de Siècle》,奥地利维也纳奥拓•瓦格纳(Otto Wagner,一建筑师)纪念碑
1999年精选集《A Secret History》,北爱尔兰弗马纳郡(County Fermanagh,Neil成长所在郡)
2001年专辑《Regeneration》,(雕塑,设计来自Claire Burbridge,Joby Talbot之妻)
2004年专辑《Absent Friends》,爱尔兰都柏林一所位于乔治式大街的18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大楼
2006年专辑《Victory For The Comic Muse》(大邮票插画,设计来自一位名叫Kelly的设计师)
2010年专辑《Bang Goes The Knighthood》,浴缸,Neil和他的拉布拉多犬Leia

——为什么Neil不在专辑《Regeneration》的封面上,而其他专辑都有?
专辑《Regeneration》在The Divine Comedy还是一个七人乐队时做的,而乐队其他成员这次参与了唱片更多的创作。因此,只把Neil放在封面上似乎不太合适,但把七个成员都放上去又显得拥挤。没人想到一个有趣的办法,既能把七个人都照进来而相片又不会显得勉强。除此之外,Claire Burbridge(Joby Talbot之妻)的雕塑看起来是最理想的艺术作品。

——为什么《Regeneration》时期都不穿套装,而在《Absent Friends》时又穿上了呢?
在做专辑《Regeneration》时,Neil决定想要穿他自己的便服。当时乐队的其他音乐人都同意。套装在以前一直都很好,不过随着《Regeneration》的发行,每个人都觉得他们想要一个十分简单、坦率的样子来配合这音乐。所以,与其设计一个新的外表,倒不如让他们展示真正的自己。正如Neil他自己说过去的套装,相比起看起来很合身的明确希望,更像是一个不反映流行服饰而给他塑造瞬间“形象”的决定。

——当Neil写歌时,是先写曲子还是先写歌词?
一般来说,Neil先作曲,然后再写歌词。

——Neil有学过音乐吗?
没怎么学。他上过钢琴课,但只能让他通过二级试。不过这看起来也没关系!

——The Divine Comedy把谁看作是他们自己的主要音乐影响者?
Kraftwerk、Scott Walker、Radiohead、The Magnetic Fields、U2、Kurt Weill、Jacques Brel、REM、Michael Nyman以及Bach。

——The Divine Comedy曾经和哪些人合作过呢?
The Divine Comedy多年来和不同的艺人合作过。重要的合作包括有Michael Nyman、Ute Lemper、Tom Jones、Robbie Williams、The Magnetic Fields、Ash、Mark Eitzel、Yann Tiersen、Ben Folds、法国乐队Air以及Charlotte Gainsbourg。

——The Divine Comedy和哪些唱片监制共事过呢?
Darren Allison、Jon Jacobs、Nigel Godrich。现在Neil在制作师Guy Massey的帮助下,自己监制唱片。

——在几张专辑上,Joby Talbot被列为编曲者。他是谁呢,一个编曲者又是做什么的呢?
Joby Talbot作为一个钢琴手和编曲者和Neil共事多年。这位曾经的“年度青年作曲家”在1993年第一次遇见Neil,除了The Divine Comedy之外,作为一个古典作曲者,更是开拓了成功的事业领域,他还擅长于给电视和电影作曲。他在这一领域受欢迎的作品有电视喜剧《The League Of Gentlemen(绅士联盟)》的主题曲以及2005年科幻片《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银河系漫游指南)》的电影原声。他也是Classic FM(英国古典音乐电台)的驻团作曲家。他在The Divine Comedy中担任编曲者的角色,和Neil共事,给Neil所写的歌曲创作完整的管弦乐编曲。Neil提供一张歌曲听起来是该怎样的“地图”,然后Joby从中开展这项工作,为每个部分指定具体的乐器,这样歌曲就如构想中的变得有生气。Neil总是草拟事情是该怎样开展的,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十分详细的。编曲者的角色是,接下来,解决所有细节中的微小之处,以及写乐谱。Joby最闪光的地方是为歌曲的某些部分添加额外的小东西,像《Generation Sex》和《Our Mutual Friend》两者的结尾,不禁令人肃然起敬。

——The Divine Comedy给电视写过音乐吗?
有,Neil给Channel 4广受欢迎的喜剧连续剧《Father Ted》包办所有的音乐,还有该主创者Graham Linehan的另一部情景喜剧《The I.T. Crowd》。

——乐队里面有谁呢?
Neil Hannon是乐队The Divine Comedy的主唱、词曲作者以及创始人。多年来,他和多个音乐人一起演出。有些年份是一个七人乐队,但在2001年11月Neil解散了乐队,自己继续发展。他现在和各种各样的阵容一同表演,当他需要不同的音乐人时,他们提供伴奏。

——在哪可以查到这些年来和Neil合作过的人呢?
乐队介绍的文章包含了大部分的名字,以及图片集也有曾经加入过乐队的人物。

——Neil来自哪里,现在在哪落地生根呢?
Neil Hannon原是来自伦敦德里(Londonderry,一北爱尔兰西北部城市)但在恩尼斯基伦(Enniskillen,一北爱尔兰西南部城市)长大。大约在1989年,和Setanta唱片公司签约时他来到了伦敦,除了1993年至94年间回父母的屋子里写《Liberation》和《Promenade》两张专辑外,他认为伦敦是他接下来14年的根据地。在2003年2月他和家人搬到了都柏林,他现在在那定居。

——乐队名The Divine Comedy是怎样来的?
乐队是按但丁•阿利吉耶里(Dante Aligheri)的史诗而命名的,一部中世纪的意大利文学,讲述但丁在古罗马诗人维吉尔(Virgil)的带领下穿过地狱、炼狱和最后游历天堂的幻游过程。在北爱尔兰的家时,Neil坐在父亲的书房里,正需要给乐队起个名字。他看到那本书在书架上,因为书名听起来不错,所以选了它。直到几年后,他才去读它呢!

翻译:Syrinx

The Divine Comedy是Neil Hannon化名的一人乐队。

多年以来,这个乐队名字包含了许多音乐人,但乐队的驱动力及主要(有时是唯一的!)成员一直是Neil Hannon。他在18岁时,选了The Divine Comedy作为乐队名,几乎是随意挑的。当时他和两个恩尼斯基伦(英国北爱尔兰西南部城市)的校友正为他们的乐队寻找一个新的队名,Fanfare for the Comic Muse而Neil在家的书架上碰巧看到了那本但丁的史诗。队名就这样定了下来,一年后成为了爱尔兰人经营的独立厂牌Setanta唱片公司旗下的三人乐队。他们离开了北爱尔兰,擅自占用了伦敦的一间空屋,发行了一张迷你专辑,1990年受R.E.M.和Ride影响的《Fanfare for the Comic Muse》和1991年的细碟《Europop》,然后乐队就解散了。Neil的乐队伙伴去读大学,而Neil回了家。

保留了队名的Neil在父母家的阁楼住了18个月,白天睡觉,晚上看老电影和写歌。深受Jacques Brel、Scott Walker、Michael Nyman、《看得见风景的房间》(E•M•福斯特的名著)、诗人Wordsworth(作品有《露西》组诗)、和卡通Mr Benn等影响,这些歌曲最终演变成两张专辑的曲目。Liberation第一张《Liberation》发行于1993年。完全有别于其他,甚至与他以前的作品有着巨大差异,他认为这才是他第一张正式专辑。它很受音乐杂志青睐。

《NME》形容它是“..an array of seductive yarns.. glorious, gleeful tunesmanship.”《Select》的Dave Cavanagh提到“…one of the bountiful, overflowing joys of the year. Any year.”《Melody Make》描述它为“An album that could make any listener want to stumble up to him and proclaim ‘Neil, you’re a genius’”。在《Volume》中,Graham Linehan(后来成为了喜剧《Father Ted》创作者之一)说到“Liberation was by a mile the best LP of ‘93 and it probably won’t be bettered until the follow-up.

尽管获得高度评价,但《Liberation》在英国的销量仅有几千张。Neil没有气馁,而这张专辑在法国给他带来了早期的成功迹象,于是他奋力前进。他的下一张专辑《PromenadePromenade,在《Liberation》发行后不久就开始录制,于1994年的春天面世。专辑以无拘无束的姿态探索一对友人、兄妹或恋人生命中的一天为主题,在乐评人的评论中迅速成为大热。

《Melody Maker》 说道“Promenade is music hall, cool French films, late nights in a bygone city, sea-shanties swelled by alcohol Promenade walks the path of indulgence with bravado and a mischievious grin. A stolen masterpiece.”《Q》挑选它为其中一张1994年最佳专辑,同时形容它为“One of the most unexpected and original treasures of the year.”Stuart Maconie在《Select》的评价是“Promenade is a masterpiece. If you do one brave and imaginative thing this month, be on the side of the angels and buy this record.

在《Promenade》之后,The Divine Comedy稳步向前。《Promenade》卖出了一万张,尽管不是巨大的销量但总比几年前所想象的要多。The Divine Comedy为Tori Amos的欧洲巡演做过暖场演出,获得其他乐队都向往的杂志好评,同时多亏Mark Radcliffe(BBC电台主持),歌曲在Radio 1的深夜时分播出。另外,Neil在法国正成为一个主流歌手。有了天时地利人和,这正是筹备下一张专辑的时候,正是让The Divine Comedy大为走红的好时机。

1995年对于Neil来说是个内省的年份。《Liberation》和《Promenade》是用了3年的时间苦心经营。此时他发现自己缺少歌曲。于是他用了4个月写歌,再用8个月录制他的下张专辑《Casanova》。在此期间,他受记者Graham Linehan的邀请,为后者正在写作的情景喜剧谱写音乐。这喜剧成为了Channel 4的热门喜剧连续剧《Father Ted》,而Neil所给的音乐成为了它的主题曲。改编过后,再加上歌词,它就变成了《Songs of Love》并收录在这张新专辑中。

如果说《Liberation》和《Promenade》是一个年轻男子的浪漫之梦,那CasanovaCasanova》就是关于接梦而来的一切。Neil开始体验到成功及伴随而来的生活方式。《Casanova》,正如这专辑名所暗示,探究和剖析大量风流韵事、道德沦丧和两者间的无数担忧。

来自《NME》的碟评:“Casanova fairly teems with sex, with suppressed desires.. with ample evidence of what dicks men can be.” 如前所述,该专辑备受好评。《Mojo》把它描述为“glorious.. sumptuous paen to life, love and longing”。《Select》提到“Only a barren heart could resist it.. Sensible people simply swooned.

Casanova》也是Neil最终习惯于器乐谱曲的专辑,这是他一直所渴望的。他之前已开始组织乐队巡演。这次在本专辑上有弦乐和铜管乐的增音,而且其中一首歌用到了完整的管弦乐队。

正如《Promenade》所达到的,《Casanova》在1996年初也售出了一万张,而且看起来就那样子了。不过Setanta唱片公司尝试了些以前没有流动资金去做的事。他们发行了一张单曲,是该专辑的开篇曲《Something For the Weekend》。碰巧的是,Radio 1的音乐主持人Chris Evans在朋友家听到这首单曲,并且爱上了它。在第二天早上,他让这首歌播了三次,甚至为此把自己的节目延长了5分钟。后来Chris Evans邀请了Neil到他的电视娱乐节目《TFI Friday》表演。这是个云霄飞车般的开始,电视演出、杂志采访、电台表演等等,终于获得真正的成功。《Something For the Weekend》成为了热门单曲,而接下来的《Becoming More like Alfie》和《The Frog Princess》也是。Neil无论在哪个地方,都以他那标志性的套装和墨镜示人,是街上最不像真的明星。

如今,The Divine Comedy作为一个令人兴奋的现场演出者为自己获得了名声。Neil组织了一个音乐人的团体,包括负责钢琴的“年度青年作曲家”获得者Joby Talbot(他自《Promenade》起就和Neil合作了)、分别负责贝斯和吉他的前校友Bryan Mills和Ivor Talbot、负责电子管风琴的Stuart “Pinkie” Bates以及负责打鼓的Miggy Barradas。无论如何,对于Neil的下张专辑,他想把录音和现场经验往前推进一步。他已写有一些歌曲,不过对于那下流的卡萨诺瓦(18世纪享誉欧洲的意大利大情圣,即专辑名《Casanova》)来说过于浪漫。于是他决定以一个《Casanova》的姐妹篇录制那些歌曲,而且全部启用完整的管弦乐队以live的形式录制。一张7首歌的专辑随之诞生,并命名为A Short Album about LoveA Short Album about Love》。在Joby Talbot的安排下,于伦敦的Shepherds Bush Empire(一挑高的剧院式演出场地)现场录制,除了乐队本身还加上了30人的Brunel乐团,该专辑赶在1997年的情人节时发行。

《NME》把录制该专辑的现场演出描述为“an evening when dreams finally come true; a night of costume changes, classical kisses and – in time honoured tradition of drinking and dressing up – hugely sophisticated fun. Oh, and there’s a proper interval too. One suspects it wouldn’t be too hazardous to suggest that Neil Hannon is having by far the finest night of his entire sodding life.”《Time Out》的碟评是:“Seven of the most heart-stoppingly gorgeous, romantic smoochers you have ever heard, all drenched in strings and emotion.

该专辑有一支单曲《Everybody Know (Except You)》以及一个启用管弦乐队演出的英法巡演。1997年余下的时间大多用在巡演,包括欧洲、美国以及日本。这一年也见证Neil实现了一个毕生的目标,和作曲家Michael Nyman合作,在爱丁堡音乐节呈献了三个演出。

Fin de SiècleNeil在1998年秋天发行的下一张专辑,总体上带有更阴沉的色彩。专辑名为《Fin de Siècle》,(负责打击乐的Rob Farrer加入后)乐队和Brunel乐团用了两周时间录制,同时获得Crouch End Festival合唱团和Nyman最喜欢的歌剧演唱天才Hillary Summers的鼎力帮助。《Fin de Siècle》充满了对千禧年的焦虑,是Neil到目前为止最雄心勃勃的专辑。

David Peschek在《Time Out》中描述它为“A huge, extraordinary record – a concept album even, picking at the scabs of twentieth century existence..quintessential pop music.”Danny Eccleston在《Metro》写到“Fin de Siecle…is dangerously close to being a masterpiece.. funny, sad, melodically compelling and obsessed with the themes of numbness, death and public transport.”Neil McCormick 在《Telegraph》说道“Neil Hannon is one of the most prodigiously talented individuals working in the world of pop… The range of Hannon’s songwriting is simply unmatched by any of his contemporaries.

专辑于排行榜的最高位置是第9位,是乐队到当时为止的最好成绩。不过,直到专辑的第三支单曲《National Express》才抓住了人们的想象力。在此之前的单曲《Generation Sex》和《The Certainty of Chance》因歌迷基础而进展顺利,但《National Express》是个宏伟壮丽的流行乐时刻,远超过乐队平时所达到的,同时它给The Divine Comedy带来了他们首支排名前十位的单曲,到目前为止仍是大热门。A Secret History

1999年标志着的不仅是The Divine Comedy建队十周年,还是他们和Setanta唱片公司的长期合同的尾声。为了纪念这一时刻,Setanta唱片公司发行了一张精选集。《A Secret History》主要收录了前五张专辑的优秀歌曲,榜上排名为第3位。而同年的其他项目有,一首在Tom Jones专辑《Reload》上的翻唱,还有在Ute Lemper的专辑《Punishing Kiss》上与她合作。

The Divine Comedy在2001年3月发行了他们在新唱片公司Parlophone的首张专辑。由制作人Nigel Godrich(Radiohead / Travis / Beck)监制,《Regeneration》更强调乐队的六个成员。这次没有管弦乐队,也没有合唱团,RegenerationRegeneration》开始追根溯源——那就是说,歌曲。

《The Observer》说:“Regeneration marks, for Hannon, a personal and musical breakthrough.”Laura Lee Davies在《Time Out》说道:“Hannon has finally created an album as complete and deftly wondrous as you suspected he was capable of; every track shines with a love for music and a growing ability to articulate.”《The Times》提到“A subtle collection of gorgeous pop songs. Combining the lyrical dexterity of old with some spectacular melodies, this is an album that lives up to the promise of its title.

Regeneration》收录了三支单曲《Love What You Do》、《Bad Ambassador》和《Perfect Lovesong》。令人遗憾的是,这是最后一张以1996年《Casanova》时组成的阵容所录制的专辑。

在2002年初,Neil开始给Ben Folds在美国的一个大规模巡演做表演嘉宾。与此同时,Nettwerk唱片公司在美国发行了《Regeneration》——The Divine Comedy在美国的首次正式发行。发行和日期都很受落,于是在接下来的2002年底和2003年初有了自己的巡演。

Absent FriendsThe Divine Comedy的下一张专辑《Absent Friends》,由Neil自己制作,而大多的表演部分都由他自己来完成。它在2004年3月29日发行,在这一周前单曲《Come Hone Billy Bird》也发行了。长期合作的Joby Talbot给专辑编管弦乐曲,由Guy Massey录制,Nigel Godrich混音。它还有Xfm电台的主持Lauren Laverne和法国的多乐器演奏者Yann Tiersen的友情客串。这张专辑穿越了一段时光,在这期间Neil经历了Divine Comedy旧阵容的解散、他第一个孩子的出生、大规模的美国巡演以及居住地从伦敦搬到都柏林。这些事件影响的不仅是专辑的名称,还有它里面的内容,

Neil谈到它时说:“Most of the songs use stories and characters as a framework for the loose theme of coming, going and not being quite sure where you want to be.

Phill Jupitus在《Radio Times》提到“The whole album is rich, beautiful and can make you smile and cry on the turn of a chorus”,而《Guardian》形容它为“ornate gem”,《Word》杂志更宣称“it’s Neil Hannon’s best yet.

为了把专辑中迷人的管弦声响呈现给现场观众,Neil在春天开展了一个为期5天的特别演出,由一个15人的乐团伴奏。第二支专辑开篇以及同名的单曲《Absent Friends》在6月14日发行,而在10月25日乐队的首张DVD也发行了。记录了年初在伦敦Palladium剧院的现场演出,对于这系列现场演出的成功,乐队官网做了个相关发行作为庆祝,一个仅供下载的特别细碟《The Bavarian EP》。这一年使人筋疲力尽的专辑活动行程表,以11月初在巴黎的古老剧院Les Folies Bergere和伦敦的演奏厅Royal Albert Hall售罄的管弦乐伴奏演唱会为终。其后,Neil回到都柏林的家,和家人度过一个极为需要的休假,时而短暂地回到伦敦参与倍受尊敬的Band Aid 20的计划。

2005年对于Neil 来说是个探索的年份。他搁置了The Divine Comedy的事情,将注意力投入了他长期以来的兴趣,而之前他一直没有可全力以赴的时间去做。他广泛地写歌,既有合写的又有专为其他艺人所写的。这些作品包括写给Jane Birkin和她女儿Charlotte Gainsbourg的歌曲,后者再加上Jarvis Cocker的三人鼎力相助法国乐队Air的专辑,由Nigel Godrich监制。Neil还跟Guy Chambers合作,给伦敦西区之星Laura Michelle Kelly的首张流行专辑写歌。新的音乐作品是为可能用到的电影配乐而创作,而给音乐剧团的想法被纳入了其发展之中。在这全部的活动里,Neil还短暂地着手于一个翻唱专辑的计划,尽管他现在已经搁置了,一些出色的歌曲无疑将会在某个时候发行。

Victory for the Comic Muse令人惊奇的是,Neil也发现自己给The Divine Comedy写了很多首新歌。大约30首歌的数量被削减至一个更容易做到的总数,新专辑《Victory for the Comic Muse》就这样形成,所以Neil说,几乎是无意中出来的。这张专辑实际上在2005年底的两周内,于录音室以live的形式录制。现代的录音技术被置于一旁,改用模拟盘带和尽量少的麦克风。这种老派技术让Neil能够捕捉到现场表演的热情以及来自于这种只能做一两次的新鲜感。《Victory for the Comic Muse》明显是关于个人的更少,是一张关于故事和观察的绝妙作品集,处于一个音乐风格的大范围之内。它在2006年6月19日发行。

Phill Jupitus把它称为“effortlessly timeless pop music”,而 《Word》说它是“even wittier and more sophisticated than Divine Comedy records usually are.

第一支来自《Victory for the Comic Muse》的单曲是《Diva Lady》,在6月12日发行,紧接着是7月6日一场在伦敦著名的萨默塞特府(Somerset House)售罄的活跃表演。第二支单曲《To Die a Virgin》在8月发行,在一连串夏季音乐节的演出后,The Divine Comedy完成了他们延伸最广的巡演,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比利时、瑞士以及爱尔兰。第三支单曲是一首很受歌迷、媒体乃至一般大众欢迎的《A Lady of a Certain Age》。它作为一个独家限量版在11月面世。

在专辑发行的同时,Neil也找了时间给一些慈善唱片作贡献,还给电视连续剧《Dr Who》的官方原声音乐提供歌唱部分的帮助。都柏林大学文学和历史协会给他授予了具有威信的詹姆斯•乔伊斯奖(James Joyce Award),以表扬他对现代音乐的杰出贡献。最后,作为一个对近期所获成绩的适当综合,在2007年2月Neil因《Victory for the Comic Muse》赢得了爱尔兰著名的音乐奖项Choice Music Prize(相当于英国的水星音乐奖)。

想必Neil在2006年所有的活动之后会休息一会,这样很合理。但他反而忙于一些The Divine Comedy之外的计划。当时有各种各样的影视制作处于讨论之中,而Neil给Channel 4的一个新连续剧喜剧《The IT Crowd》写音乐,该剧是由他的老朋友及《Father Ted》的主创者Graham Linehan所编写的。另外他加入了一个与英国国家剧团合作的音乐剧计划(即2010年12月1日公演的《Swallows and Amazons》)。Neil还继续了他之前的成功尝试,给其他艺人写歌以及合写。他出现在Air乐队的新专辑《Pocket Symphony》中,给他有份合写的歌曲《Somewhere Between Waking And Sleeping》献唱。这张专辑在法国排行榜的排名甚高。

2010年5月31日,The Divine Comedy发行了他们的第十张专辑《Bang Goes the Knighthood》。Bang Goes the Knighthood

The Divine Comedy is Neil Hannon.

Over the years, the name has encompassed other musicians, but the driving force of the band and its main (sometimes only!) member has always been Neil Hannon. He chose the name The Divine Comedy aged 18, almost at random. He and two Enniskillen school friends needed a new name for their band and Neil spotted a copy of Dante’s epic poem on the family bookshelf. It stuck, and a year later it was the name under which the trio signed to Irish run indie Setanta Records. They left Northern Ireland, moved into a squat in London, released a mini-album, 1990’s REM/Ride influenced Fanfare for the Comic Muse and ’91’s Europop E.P. then split up. Neil’s bandmates went to university and Neil returned home.

Retaining the name, he spent 18 months living in his parents’ attic, sleeping during the day, watching old movies and writing songs at night. Influenced by everything from Jacques Brel, Scott Walker and Michael Nyman to “A Room with a View”, Wordsworth, and Mr Benn, these songs eventually evolved into two albums. 继续阅读